潜望|专利受制、杀入红海,是什么杀死了合资芯片公司华芯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4-27 12:28

[摘要]尽管中资确实处于主导地位,然而合资公司的主导权还是掌握在高通手上,因为大多数的外资科技公司只向国内提供技术授权,而非知识产权的转移,这也就意味着,合资公司只能去使用技术,而不能真正拥有技术。

腾讯新闻《一线》作者郭晓峰

三年前许下宏愿,要在ARM架构服务器芯片闯出一片天的华芯通,不幸“猝死”。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华芯通上周召开了内部沟通会,宣布经股东的慎重决策,公司将于4月30日关闭,所有员工将在此之前离开公司。 对此,华芯通官方尚未回应。

提起华芯通很多人或许并不熟悉。2016年1月,中国贵州省和美国高通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成立合资企业华芯通,面向中国市场设计并销售国际水平的ARM服务器芯片。根据协议,合资企业首期注册资本18.5亿人民币(约2.8亿美元),其中贵州方面占股55%,美国高通公司占45%。

华芯通的创办突破了中国当时没有服务器芯片技术局面,加上高通的背书,因此华芯通出道便受到了业界广泛关注。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在去年年底还高调发布了历经三年打磨、可量产的第一代ARM架构国产通用服务器芯片——昇龙4800(StarDragon 4800)后,竟成为华芯通的绝唱。

华芯通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谁造成了它的“猝死”?

资金不足,专利反哺

对芯片行业来说,高额的研发投入是核心竞争力的保证,这也是行业特点所决定的。“华芯通的问题就出在没钱了。”一位熟悉华芯通的知情人士向《潜望》透露。

据了解,2016年初华芯通挂牌后,迅速进行了管理、技术团队的组建。团队可谓豪华,均来自像飞思卡尔、摩托罗拉等这样的国际巨头,没多久华芯通正式运营。当时,华芯通已可以向用户提供基于高通技术的服务器开发平台,可以向软硬件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协作的平台。

此后,华芯通在贵州、北京、上海布局研发基地,分别侧生于系统测试、芯片设计与测试、软件系统开发与测试和芯片测试基地。资金充裕、规划有序,各有侧重,华芯通的成长可谓一帆风顺。

但是,好景不长。华芯通制定的目标是在未来的3到5年,能够独立自主地研发符合中国市场需求的服务器芯片产品。也就是说,在此之前华芯通的产品还要依仗高通的技术支持,而高通虽然是第二大股东,但并非所有的支持都免费。

亚博娱乐经营yabo88wap下载亚博体育去年发布的昇龙4800,是华芯通的第一款产品,号称国产第一款ARM构架的通用服务器芯片。其采用服务器领域先进的10nm制程工艺封装,在400平方毫米的硅片内集成了180亿个晶体管,每秒钟最多可以执行近5000亿条指令。此外,拥有低功耗、高性能双重优势。完美到可以媲美国际市场上的主流高端服务器芯片产品。需要注意的是,它并非完全国产,内核仍是高通的。

有相关报道指出,华芯通的ARM服务器芯片是基于高通的Centriq2400芯片做开发,或者说与高通Centriq2400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华芯通方面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提过,他们的首代芯片就是基于高通的芯片,并加入了一些自身关于安全的研究(内部集成了符合中国商用密码算法标准的密码模块)。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高通一方面支持,另一方面还在利用手上的专利对自身进行补贴。“高通把其专有的服务器技术许可授权给了华芯通,并且在设计和实施方面为华芯通提供支持。既然是授权,高通就会收取相关专利费。通过专利反哺这一手段,高通基本填平了其当初出资的金额,这导致华芯通还没怎么经营就已捉襟见肘。”

另一位在华芯通参加过面试的相关人士也对《潜望》表示,曾私下与高通的人交流,虽没有直接承认,但高通默认了专利反哺。对此,高通官方未予回应。

人们通常会将一家企业的超强竞争力和市场支配地位归功于其优良的产品。但在高通身上,除了芯片产品销售外,其最大的收入来自专利授权,再通过专利反哺,补贴自己的芯片和研发,强化其在芯片市场的地位。高通的这个商业模式一直被诟病,以至于其常年遭到各国的反垄断制裁。

美国高通公司总裁德里克·阿博利在华芯通成立之时曾表示,高通不仅将提供投资资金,还将向合资公司许可高通的服务器技术,并提供研发流程和实施经验的支持。这充分表明高通在中国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的承诺。

华芯通项目总投资为44亿元,援引路透社的消息称,截至2018年8月,华芯通投资总计5.7亿美元(约38亿元)。很难想象,高通总裁的这一承诺背后为高通带来多少收益。

援引第一财经的消息称,华芯通CEO汪凯已经离职,关于倒闭传闻时他表示“一言难尽”。

市场受阻,高通退出

虽然其出货量规模远小于智能手机和PC,但由于服务器芯片是针对高性能收取高昂费用,利润率可观因此颇具吸引力。据市场分析预测,服务器和高端服务器CPU市场将持续增长,预计到2020年服务器芯片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美元。

众所周知,服务器芯片一直是Intel的天下,市场占比高达95%以上。高通在涉足服务器芯片领域的时候,希望使用ARM架构开发服务器芯片打破Intel在这个利润丰厚市场的主导地位。

2017年,高通的Centriq 2400服务器芯片开始出售,这款芯片采用三星10nm工艺,功耗和成本优于Intel铂金版至强8180处理器。在高通当时看来,中国的服器市场未来将超越美国。

然而,随着之后来自博通的恶意收购、高通管理层的变动以及全球专利官司缠身等综合因素下带来的业绩下滑,高通开始压缩非核心业务的开支,服务器业务首当其冲。

据《潜望》统计,去年高通服务器部门多次裁员,1000人的团队目前只剩下50多个核心人员,裁员比例高达95%。

事实上,外部竞争阻力是高通决定放弃服务器芯片的主要原因。据英特尔最新一季度财报显示,其数据中心业务(不含McAfee)第四季度收入60.69亿美元,年增9%,全年收入占比48%,无限逼近英特尔的最大收入支柱PC业务。显然,英特尔的服务器业务并没有受到像高通、亚马逊进入的冲击,反而实现了增长。

用英特尔相关人士的话来讲,服务器芯片涉及到的不仅仅是芯片的开发问题,还有生态系统的打造,比如说厂商适配ARM架构服务器需要改动的接口、应用等,如果能效比不高的话,是根本无法推开X86生态的。高通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服务器业务面临被“砍掉”的情形下,高通表面上强调会继续支持华芯通的发展,但已有心无力。从某种程度而言,高通的专利反哺、业务上的收缩,让华芯通在资金和技术上面临两难,最终走向绝境。

国“芯”反思,需加强自主可控

华芯通的遭遇再一次给国产芯片敲响警钟,只有拥有真正的核心技术,才能真风光真强大。

从注册资本来看,尽管中资确实处于主导地位,然而合资公司的主导权还是掌握在高通手上,因为大多数的外资科技公司只向国内提供技术授权,而非知识产权的转移,这也就意味着,合资公司只能去使用技术,而不能真正拥有技术。

“至于有偿还是无偿使用,那是商业谈判的结果。但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受伤的都是国产芯片。”行业分析人士称。

倪光南院士近日在谈到自主可控时也坦言,中国的网络不能建立在外国技术体系上,否则必然受制于人,不能保障网络安全。如果去帮助目前垄断市场的外国技术体系,虽然不费力,但必然不安全。反之,只有坚持自主可控才能安全并能追赶上发达国家。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